日历

2021 - 3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21 - 3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2-11

Run,As far as you can!

RunAs far as you can!台词一经喊出,就攥住了我的心。跑,有多远你就跑多远!——我渴望这样的生活。至少,思想无疆。哪怕,还只停留在思绪、意识等浅显的层面。 I~hh `  
“群”里的人发消息说:据考证,人全身最柔韧坚硬的肌肉是舌头,并提出让人佐证的理由。“扪心自问,你觉得自己最怕被什么伤?” 7qgv%1x  
“话语。” A+~u@#36  
这就是了——君不见话语是由舌头掌控的么?而语言又莫不是这世界上最具有张力的东西了,世事万象、纵横交错、功过是非......都在一“舌”之间涌动。事实上,舌头直抵心脏,相由心生。 9_?Xx2vc=/  
比如此刻,我一个人在街道闲逛。熙熙攘攘中,分明看到一丝孤独爬上心头,象握到一个久已不拭的杯,呵出一口气,尘埃顿然迷漫了眼睛,“只缘身在此山中”隐隐的避世情结就如约而至,挥之不去了。但有另一种声音不肯哑然,城市专栏评论员说孤独是一种可耻,并以现代生活的快节奏为调色板,涂抹了诸如交际面狭窄、不擅沟通、怀旧、沉湎于个人兴趣......等等所谓不合群的生像。 iV}ML [}  
这样一来,站在街巷口的我就觉得自己行走的状态有了可耻的嫌疑。我努力绷紧了嘴角,不容自己把该说不该说的都喊出来,这世道已然喧嚣,不缺把自己看透的盲音。仿佛“RunAs far as you can!”就永远只是一个跑道,理想的光芒闪烁在别处。 +b!4' `  
街道两旁的店铺,铺天盖地的折扣品,前一周买下的商品经过七天时间的淘汰,清一色缩水六至七成了,自然有人欢喜有人忧,欢喜的孑然是刚刚淘到了心仪已久物件的人,忧虑的却绝不仅仅只是懊恼上周购买了物品的人了。市场被抛到了一边,道德的指责、甚或是诅咒鹊声一片。 zqZ\Eg5D  
我有些索然,为发现自己的可耻孤独,也为“看不见的手”。若干年前,跟风学经济管理学,对N多半生不熟的理论顿时有了“抽风”般味啖的兴趣,虽买来了被教授崔极力推荐的《国富论》和《道德情*论》,咬文嚼字的阅读两百多年前的亚当斯密,丝毫不敢懈怠。却终因是“半路出家式”的学习,事倍功半的结果常常令自己恨不重生。并亚当斯密在他的这两本著作中,提到“看不见的手”,一只是市场,一只是道德。当时,对《道德情*论》里的精彩论述——“如果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成果不能真正分流到大众手中,那么它在道义上将是不得人心的,而且是有风险的,因为它注定要威胁社会稳定。”直觉把南方讲话中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法制需求论证建立在其上了。 3TcePg1  
同届的君子单于志成说他更愿意理解成孟子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遭到大伙调侃,说他到底流淌有酋人血统,能把遁世和犬儒两种背道而弛的主义拿捏得如此轻松。 %^#0f  
独教授崔若有所思,说任何事物的发生和理论的建立,都要放在其时的社会背景中,国学中的儒家和道家能在当时被糅合,自有其定数罢。 B]zi2n V  
胡思乱想中,单于志成的电话打了过来,他从我所在的城市学习了经济管理学后,去了逆江而上的沪城,并在那里打拼,小有所成。他问我在干嘛?我就把捂了一嘴的自我认识全盘清仓给他了,乐得他大呛,说:“要没有同学旧谊这层关系,任谁听了谁都会嘀咕疑惑你是不是疯了?或者至少是病了。” 6rfDl|  
“那我肯定是病了,人生一‘疯’也是境界,不容易。”我亦笑,模糊了视线里形形色色的世态。 Uh h?j]Nl  
单于志成说:“真要疯了呢。金融危机让我不得不暂时关闭两间工厂,勉强挺到年前,结算了工人工资,并一带通知了他们不要再来公司了。谁知还是有较多人来,说是少给些工资都可以的。问他们当地政府部门都有较好的政策出台了,怎么就不想在家务农?他们的回答实在出人意料,先说他们不想接受这样的临时安排,又说耕作农田的道道也划不来了,就想仍在外打工,钱来得直接些。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了?” XgMoY?uG  
“金融危机引发的信任次危机。”我觉得这不是我要说的话,但它确确实实从我的嘴里蹦了出来,心底豁然敞亮:我孤独,但我不可耻。其实,人生中太多的障碍和孤独,皆是由于过度的固执与愚昧的无知所造成。在别人伸出援手之际,别忘了,惟有我们自己也愿意伸出手来,人家才能帮得上忙!很纳闷城市专栏评论员涂抹的种种表象,不过是一笔轻淡的写生,何以偏生用了“可耻”这么严重的定义! 42bu:Rs9  
“于我,是引发了另一重商机。”单于志成沉吟了一下,郑重的又说:“我决定拿一部分资金出来,回到仍然寄希望于打工的这部分人的村镇去,就地办厂,尝试做生态绿色品加工。你看怎样?” EWjMX  
“我是举手通过了,”我开了一句玩笑,接着认真的说:“关键还在你是否看清楚了所做的目的。” ]4j-:@2Aa  
“‘谁都不是有目的地通过消除短缺来帮助社会,但是问题却解决了。’谁说的?亚当斯密。”单于志成也适时的幽默了一把,说:“现在看来,要感谢教授崔,他让我们不仅仅阅读到亚当斯密,还在若干年来努力实践着他的经济学。” ,C`{6vFS9  
《国富论》观点:“只想得到自己的利益”,但是又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牵着去实现一种他根本无意要实现的目的,......他们促进社会的利益,其效果往往比他们真正想要实现的还要好。”存储的记忆被撩拨了一下,记得人在年少时,曾拿了这观点,浅薄的对应了富人做慈善的动机,而随着时间和阅历的冲刷沉淀,才略悟“利益”驱动的本质性。于是,我冲着电话大声喊:“RunAs far as you can!去做吧,你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W_kFPQUF  
街道依然喧哗,城市依然熙攘,孤独依然会有,但要理想在。(李茂) *-NNfH} f  


类别: 文行字舞 |  评论(0) |  浏览(17106)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