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1 - 2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      
«» 2021 - 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2-25

油伞布伞

喜惯了净色,一把伞撑开来,就是一片素面朝天。记得家里有N把伞,有的是从谁那里撑来未归还的,也有的落在谁那里渺无音讯了。完全弄不明白,二月的连绵细雨中,却找不到一把伞了。 P6t`Dr6QM  
>)Q5 M,<  
一幕戏。胡兰成送张爱玲上渡船,瓢泼大雨。他说,这伞你拿着。她不语。他说,布伞,这是布伞呀,拿着。不散。她要的是这话,而他们终是散了。微小的承诺,未必就能兑现。男人是不能够用所谓承诺去完全湮没女人心扉的。尽管女人是轻信的,从夏娃那里开始。只是爱了,就不肯褪去那伞下的记忆啊。 ]gm_N0v^  
K[\gc\g  
听过一些承诺。或临竹论文煮涧品字,或卧垄听蛙登高望远。或设想典酒当铺饮食男女的现实生活,或给予凭空泛舟相濡以沫的浪漫憧憬。终不敌视若惘闻,无只言片语。他或许不经意看着你,眼底偶尔盛着温存的光。平和得好像并不在乎你。而有一天,他却是最能给予你明朗日子的人。言浅情深,言简意赅,皆只怒放在弥留的经历里。 Xf.jP4/  
f!iN\.th  
一场梦。戴望舒把自己放在悠长的雨巷中,做一个反复彷徨的孤独者。一个丁香一样的江南少女泱泱飘过,到底是消散在“雨的哀曲”中,还是在被撑着的油伞滑落的哀伤中呢?想象里的相逢,从来都是不可避免的悲剧,痛了诗歌,惊了美梦。 OF+uo4  
v<vS9  
有过一些想象。都被南唐后主李璟唱绝:“手卷真珠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回首绿波三楚暮,接天流。”丁香结和雨中愁已经连结在一起。美好的想象就会有解不掉的忧愁,幻不灭的痛苦,但终抵不住向往的曼妙。凤舞九天,浴火才能重生。 -d_V$PqAm  
vjHj9A%2;4  
雨打窗棂春入夜。照例爬网,先向平台递交了斑竹辞呈,每周一如约而至的团队工资发放,令我惴惴不安,“无为,不敢食君禄。”网络实在是个透明的容器,可肆意文字,可寄放心灵。臻化虚幻,纵横阡陌。又遇好友,激扬键盘,油盐酱醋喜乐悲哀,鸿鹄志向窘迫境况,弹指一挥,间。间者,于广厦,最小的空量——间不容发。于时间,最大的顷刻——间不容息。于天籁,最脆的声音——间关莺语。殊不知,间者,还有于关联,最利的绵针——谗人间之。这般行走,清冽,但不清冷。 T.zo@>E0  
q[R{MUT  
春雨呢,细微,朦胧,浸洗过的城市,夜景透彻明净。似戏。如梦。 b5.;cR_mR  
Z/ZD v]m@  
还是要从网上钻出来,寻找一把伞。油伞?布伞?这个已经无谓了,只愿撑开来,仍是一片素面朝天。 Mph/"T  
KYGK` }y  
(李茂) ubqZ>G;]  
ubulWC!N,  


类别: 七度空间 |  评论(0) |  浏览(16170)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