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1 - 2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      
«» 2021 - 2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1-06

筑路人的问题酒(二)

问题酒 [2;$I4':  
筑路人与酒有缘,许多时候是被事儿逼的。也许酒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之一,也许浓烈的白酒能把最复杂的问题融化。于是,筑路人喝酒从来不自己独享,他们会叫上他们认为该叫的同伴,尽管同伴有些不太情愿出席这样隆重的酒会,但他们还是会在一再的邀请下前去,并一往无前。也许被邀请的人是为了给同事掌胆,也许同事就是为去帮他一把,也许他们是临时形成的一个战斗集体,也许今天就是有目标地要去攻下一个什么顽固不化的堡垒。说不清他们的具体目标,也用不着探寻他们让人听也听不懂的解说,你只望着他们坚实的背景和那一脸的不服气或是强堆着的笑,就知道在下班后他们还要去解决一个或若干个工作上的问题。也许那对于他们来说就不叫下班,其实他们只要在工地,无论这工地上的住所多么豪华,他们都没有下班的概念。中午、晚上去喝酒都常常会领着任务,带着压力。也许那些事儿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叫压力的压力,但喝酒回来后总要汇报一下喝酒的效果,不是基层的领导舍不得掏这份酒钱,而是看看他们喝了多少酒就能猜出个解决问题的尺度。 d4ND_ilZ:f  
那年初夏,我因工作在某工地待了许久,第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食堂几乎没人。我心中暗想;怎么这些人都不回来吃饭?看出我心事的炊事员特来报告,说领导们都有事到外面吃饭去了,结果晚上他们依然没有回来吃饭。夜里相见,我便出言不逊:这么个吃法,干什么项目能不亏本?是啊,他理理满是酒气的头,吐一口带着浓烈酒味的烟,叹息:怎么办呢?哦,这叫没能解决问题。第二天他非要拖着我去喝酒,我言不胜酒力。他便扔过来一句让你不得不去的话:又不是让你喝,不过是让你去陪个客人,顺便体验一下生活。哦,我去了,他那天喝了好多好多,却没有醉。 F{eO=Kb  
原来这是一个半开放村的村长,施工的车辆要从村里的地盘上经过,村长就安排了一个人近黄昏的老头,搬着一把膝黑的小凳子往路中央一坐,多少台现代化的设备便全部死机,你打不得,骂不得,连动他一下的胆量都没有,老人家连走路时的腿都打着颤,满嘴没有五个牙,说话时那兜不住风的嘴直往外流着口水,你敢动他,他就立即躺在地上装死。那极不协调的一幕让多少人看着都明白其中的由缘。他们昨天请村长吃饭就想实现和平借道,让这个人近黄昏的老人让开,可是,上午村长说没空,来了个副村长,下午老人家依然坐在路中央,晚上村长来了,不但不喝酒,还一副总也放不下的架子,得让人捧着、端着,氛围不挤,老人家第二天依然还坐在路中央。在战争年代,多少钢筋铁钾都没有挡住共产党人前进的脚步,而如今一个人近黄昏的老人家却挡住了无数台现代化强劲的设备。筑路人不服气。他们虽然抬不动一个不足百斤的老人,但他们可以试图用酒打倒一个自以为是的村长。 pEMY$cvO7P  
他们明明是为解决问题而来,却要满嘴声称今日喝酒不谈工作,首先从精神上让人放松警惕。黑了心的饭店老板只嫌酒卖的慢,酒桌上的酒杯是越来越大。筑路人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无论酒杯多大,今日也要一口“拿下”;无论心中多烦,脸上也要堆满笑容,把好话说尽;无论多大的领导,是不是和村长同级,今天也要放下身架与人同处。三两一杯,请服务员倒上,先甜甜地喊一声老哥哥,今日只当交个朋友,你先看着,我喝三杯。说话间,一斤白酒一饮而尽,那种豪气,那颗诚心,那份宽容,何处可表?多么难缠的人这时能不被感动?多少冷漠的心这时能不被融化?然而,就有不感动的人,就有不融化的心。你说什么,村长都听不进去,他就认准一个理儿,钱!那就再喝! }mZ @tm|  
谁不知道这时喝下去的都是愁苦?谁不知道这时喝下去的都是负担?谁忍心看着他为了工作而把所有的苦涩独自咽下?来,我这个从不沾酒的人也为你干一杯!。村长终于被感动了,无论村长提出的问题怎么解决,第二天,路中央的老人家就会悄声离去。 n6*HY6$Y  
筑路人,他们喝过这样太多的酒,谁都知道那是苦涩的酒,但无论管理人员还是技术人员,无论车队人员,还是现场值班人员,谁人都喝过这样的酒,而且只要工程一天没有结束,他们就得随时准备着再迎上去拼一杯。请村长时要喝,请乡长时也要喝,请交通队的人要喝,请城管处的人也要喝,请税务局的人要喝,请土地局的人也要喝……请哪个部门的人他们敢不喝?能不喝?喝少了能行?喝得不真诚不行,喝得不热烈也不行。让别人都行 ,自己的身体却不行了。若干年后,你病了,你死了,这些当年的朋友都在哪里?他们谁知道你病的真正原因?谁知道你死的真正由缘?哦,酒,筑路人背负着多么沉重的酒啊。 ~Q`w,R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900)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