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1 - 3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21 - 3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11-03

分手不需要理由?

爱上她是我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唯一选择,我知道生活与婚姻都不会一帆风顺,但怎么也想不到这份爱会经营得如此糟糕,无法逃脱只能任凭挫败与痛苦来撕裂我的每一段白昼,每一个梦乡,一遍又一遍咬着可怜的心! 我与她的恋情藕断丝连地延续到了六月下旬,面对恋爱的毫无进展及生活的无所事事,一句句讨厌我当一个朴实山区农民的唠叨催促着我南下务工……忧虑着部分人对这桩婚姻的偏见,我向她挑明了走这步险棋可能产生的后果……人有很多面,快乐的痛苦的、愤怒的不可收拾的,这似乎都可以拿来分析一番,我老是很自以为是但太多的主观似乎模糊了我的判断力,即使如此我却依然用那八股的先人为主的顽固脑袋运作着,错了也不打算回头,仍抱有一丝希望这其中也许还有些对的事情吧,我想. 六月二十八日她以办事为由陪我玩了几天,就这样我无可奈何的带着她坚定的承诺----"一个月后你到广州来接我!"去了南方. 和看不见的敌人周旋是可怕的,偶尔间心神不安的电话能让这颗不安的心或多或少得到一丝慰籍. 不多几日获悉她与家人发生了争吵,彼此的一些事情让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染色体或其他基因一定都是有思想的小个体,复杂纠结却少不了任何一个环节,那些都是成就一个整体的必要条件. 整体感觉是容易被模糊掉的,事实上人在一个时间会重叠好几种情绪,爱的得不完整,恨得不完全,就这样跌入了矛盾心理,事实往往都是在出乎意料之外的状况下发生的,通常想要的要不到,想避免的怎么也避免不了.第七天下午她说不可能来南方了,并让我返乡维持这段恋情……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列车行驶到中途她的心却飞了,在桃花岛主的唆使与安排之下,桃花又在三个月前的那个桃树上开放了,鉴于当今人种的退化这也没什么稀奇.返乡后众人的流言飞语在我揣测的答案中冒出了芽,越长越长,在她的种种敷衍之下,一切的事实真相悄然无声地揭开了她欺骗的面纱,old   whore把她从一个男人的床上又送到先前被她抛弃的那个男人的床上.她给五分之一的"爱"却要骗得每个男人全部的爱. 不想救赎自己,所以伤害别人;不想为良知负责任,所以逃避现实. 脆弱的时候想要被呵护;混乱的时候想要得到解脱. 人常常会下意识利用各种方式来逃避现状,即使犯规也无所谓. 以前我承认自己曾经也如此沉沦过,不清醒也无所谓,不解决、不避免却也不在乎的态度. 可现在的我看来,过去只是一场不可思议的混战,也许我天生就是个规范边缘的人,只是被许多人伤害之后才发现她任意妄为的做法有多么的可耻…… 她一直不肯给我一个面谈的机会,事情也突然变得很复杂了,我也认为事情如果乱到了不好收拾的地步就该彻底打乱,走到绝境底之后才能重新慎重开始. 又不知道是哪个莫名其妙的人提到"要建设就得先破坏"的怪话,七月二十九日夜晚我似乎显得很有种,一封忠言逆耳的书信于是就成了她金蝉脱壳的话柄,这段恋情似乎已经熬到了终点,如同连续剧般的剧情就这么搬上我的人生大荧屏幕上演绎一糟,这绝非我愿意的事情,但是它的确发生了. 深夜收到了相识来她第三次提出的分手的短信通知单:我们到此结束吧!明知道没有生命保障,为什么我要傻到这种不要命的程度. 真是可笑!我的生命还不就是被上帝拼拼凑凑出来的闹剧,躲也躲不掉地倾巢而出,然后猛砸在我的身上. 望着分手通知单我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退了色,泪水连在眼眶打转的犹豫都没有,义无返顾地直扑到脸上,这样的眼泪是哀痛到极至的精品,不过虽说是精品但多半的人会领着自己的傲气不肯承认地投以鄙弃的目光,说你将自尊外放不够矜持,却忽略了在自己内心深处的欲望,其实只要一个眼神人类的脆弱就无处循形,哭泣不是脆弱最极至的表现,而泪水只是不得已的障眼法罢了……与她相识以来的一切顷刻间也在脑海中奔流不息,心好痛……如刀绞般的疼痛!有他的每一幕,每句言语,每个眼神,每个表情,每个举动……陪我熬过了这个痛苦难当的夜晚. 为了红尘中所谓的好聚好散,次日早上八点,我恳求与她面谈,"等待"让人焦虑;"等不到"更让人莫名虚脱,也许在思索中还有一丝不舍,而我在感情上从来就不是个能轻易"舍得"的人,矛盾的心思与敏锐的反射动作都是背道而驰,于是我会成为世界上最容易让人觉得捉摸不定也可能被唾弃的对象!4小时37分钟的等待终没能让我等到这个我永远都等不到的女人! 那个当下,我很是失落,也算是一种人为的冤家路窄,字句的表面意思与人类想表达的冲动,通常会不假思索被脱口而出的时候却含糊不清. 仔细想想,即便是上帝也不可能同时照顾到所有希望得到救赎的灵魂. 而平凡普通到极点的我不想成为他人的“随想曲”却怎么也不能向人性基本面去解释或说明些什么,只能听着那些痛痒难当的冷讽热喻…… 似乎我真的买不起这桩婚姻只能靠勾引来吃白食?我深深感觉到自己怎么反而成了她们全家心目中那个拐骗富家千金的深山*寇,真是可笑!为此也没向谁解释向谁争辩,害怕深不可测的无耻吞噬我的知觉,特意要我走向深渊……此时的我混乱得不只是一片空白还是摸不着边的无奈?连自言自语的能力都没有了的我,“无言”是我唯一克制怒火的方法. 只能苦不堪言的抱有一丝期盼,而沉默中所期盼到的结果却是心爱之人的一言不发……一根骨头终究只能哄一条狗,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相信一出肥皂剧似的剧情就这样活生生地搬上我的人生舞台,荒谬得还很可以,很鸟的是没有电视剧里演员的毅力,没有勇气继续演下去,我非常没种地被她们抛开了. 难道这就是真爱的回报吗? 在夕阳前坠落的海鸥是在享受清凉海水的洗礼而不是想要结束生命,不曾试着了解的人总是误解比较多. 很多时候人常常不自觉地走进死胡同,在还没想法子跨越眼前高大的墙壁时特别紧张,而我走进了这座找不到出口的迷宫似乎一点慌张都没有,还干脆来个静观其变……没有运动家精神的呆滞不是要放弃,是不想失去该有的矜持,莫名其妙的道理可能只有我才想的出. 但有点不敢想的是:我对这份真爱力所能及而永无止境的乞讨,背后竟然是她对我的种种欺骗!人生会不断地往前推进,在一切还来不及回头看的时候过客也就产生了. 不管是成为别人生命中的过客,抑或自己成为别人生命中的过客都一样,伴随着“过客”字眼来的情绪多少都带着些哀愁或遗憾. 可这总是我们人类无法容忍和控制时间、空间的最大反应,可能这就是人生. 或许从相识的那天起,她却把我当成了一头既笨又蠢的猪,呼之则来,挥之即去! 再红的戏子也该有下台的时候,戏码和舞台也都有陈旧凋零的斑驳. 即使观众不愿散去,到该谢幕变不出把戏的时候就得识相地戏终人散. 至少还得保持笑容倾倾的身子,因为下一出戏也许正要继续上演. 我眼角的泪水总是配着谢幕的掌声,震耳欲聋的鼓励会让人几乎忘记呼吸,一直倒抽好几口气也不舍得放,那味道里有一丝不舍掺杂在满足的泪水里. 难道我就是戏子?我的人生是一出被安排好结局的戏吗?当幸福和痛苦同时摊在眼前要人去感受的时候,往往不能自私地只享受幸福的愉悦,因为痛苦的挣扎掀起的波澜会撑大敏感的毛细孔. 不能同等的遗憾回在视网膜后不断地冲击窜升,再一鼓作气往最脆弱的鼻孔内吹气,莫名其妙地一阵酸意之后,就再也搞不清是无所谓或难过了. 由于倔强不坦率的关系,没有人明白微微扩张的瞳孔是我最直接的当机反应,复杂矛盾的心情全围绕她丢弃的这段永世难忘的光阴. 坚定承诺与誓言的背叛、无数句夫妻般甜蜜言语的遗弃,在9747'的电话情缘后被坚定放弃,就连自己亲口叫了47句的老公都被彻底的抛之脑后,更何况那些此生无法磨灭的刻骨柔情和那半个夫妻的名份…… 道德标准被丢到脑后,所有事情多半会失去准则,没有好坏是非对错. 当然,人类无法逃脱道德束缚,有时候觉得道德太过八股保守,有时候却希望要命的道德观凌驾于自我意识,要不然没完没了. 而存在于每个人脑子里的道德尺忽长忽短,但最少都不会消失. 可她呢?我真TMD不信,有一天她做了母亲也会对女儿说:爱他就给他,就算不结婚反正娶你的人多的是! 她曾对我坦白过,自己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而是一个极为传统的女性,小时侯都怕穿凉鞋,因为会露脚趾……而如今的现实让我心头泛起了一股难以言表的痛苦,让我最明白不过的是:她果然很传统!确实不随便!她的确传统的似乎有点很不随便! 我只能含泪苦笑,这所映入眼帘的却是伤害自己视网膜的酷刑. 同时也明白了天堂和地狱真的只有一墙之隔! 想要了解到底有多少的无奈和委屈,是她放弃了解释的赏味期限. 不想让人学会接受事过境迁的爽快之后再勾裂些不太完整的残忍记忆. 人拥有的双眼和四肢必须配合使用,必须不违背常理不违背天命. 如果人都活在回忆中,那么现在的未来的可能性也就不可能成立了,所以当我的视网膜给了踩足步伐的勇气,觉知尚有一丝生存的意义. 好久了,真的是很久很久了,我对什么事情都没有这么认真过,在茫茫无际的阴影中我试图寻找一个分手的答案,但我哪能找的到…… 如果一个女孩对你说:我们还是做朋友吧!然后给你一个友善的冷漠,那么这个女孩一定从未真心爱过你,一个真心爱你的人绝对说不出这么虚情假意但又绝对挑不出毛病的话. 此刻我猛然想起了女孩们最常用的一句双关语:“我们还是当朋友好了----其实你还是有多余的利用价值!”一个自己最深爱的女人戴着朋友的面具以笑里藏刀的温暖友情来关怀你、鼓励你、无关痛痒地安慰你、柔情似水地向你讲述她和另一个男人的甜甜蜜蜜……如果是你,你能忍受吗? 自己的一片赤诚之心被心爱之人三番五次地玩弄于股掌之间,自己还美滋滋地做着花好月圆的美梦,而到头来却连一条陌生的野狗都不如……反思着所有的痛苦,我又有了种恍然若失的感觉. 一颗骚动不安的心终于被深深撕裂了. 即使是两个世界两种人生,也控制不了自己在另一世界的阴晴,属于别人的笑容,也仍有留恋不舍的眼神可以奢侈. 也许我是最差劲的投资人,老是做一些不能控制无法回本的亏本生意,最后连仅有的一点点人谊都保不住,很是要不得!一个人有多少种特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决定的?人又是什么时候开始产生矛盾思想把自己逼到悬崖边然后纵身而下?我想没有人会知道答案,即使知道也会矛盾得瞬间即逝. 或许生命原本就是在不断的受伤、不断的复原,世界就是个温暖等待你成熟的家园. “世上无鱼河里有……”听着众人的慰籍,我被怜悯的苦不堪言,不在其位,当然不谋其政. 这毕竟是感情,虽说只是为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女人的付出,更是一个男人最真诚的种植,却收获回来的欺骗……这段日子努力的我好想找回以前那种平静的生活,但是一颗寂寞而多次受伤的心因为又品尝到了一丝快乐,说什么再也不能安分守己;无论我怎么努力克制,做怎样激烈的思想斗争,始终没办法说服自己不要再去想. 这难道是冠上什么严重病症,一切就变得比如此不可思议. 脑筋打结几乎没办法正常思考,努力循线找出合理的答案来摆脱自己,不过一点用都没有,终究我仍然觉得自己还被硬逼待在闹剧里打滚,总是出不来.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37)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