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1 - 3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21 - 3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1-03

了望清晨

EM}&)  
EVI H:a  
    同一时间段,我看到了两个不同的清晨,一个在梦幻的环境中充满遐想,一个在清亮的天地间透着纯朴。 J&M)u1gy  
    那是一个初冬的季节,我带着外出的喜悦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当列车从北京呼啸着开出的那一刻,我的心就飞向了充满神秘而又美丽的广西,因为那是我这次旅行的目的地。一个人在想念中入睡,这一夜的睡眠都会充满想念的快乐。还有那咯噔咯噔的车轮载着你的梦想,载着你的期待,一直拉着你走向一个崭新的境界。第二天清晨,车窗外刚刚放亮,我便爬起来坐在窗前,不是等着天亮,好象是莫名地等待着一种心情。听列车员介绍说列车已经进入了湖南,天虽有点放亮,但我仍然看不清铁路两旁的景物,一片大雾笼罩着天地,好象车窗外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但不知那是什么树,好象窗外又有一片花,但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花,我只隐隐约约地嗅到了树的清新,花的清香。大雾漫过树稍、也试图覆盖整个列车,但列车倔强地冲开迷雾直意向前奔去,列车带来的疾风卷起晨雾,如同我的手撩拔起晨雾去偷看大地的灵光,好象有几只野鸭在一汪静静的湖水中游戏,时儿把头扎进水里,时儿一个追一个地拼命向前游去,不知道它们是在追赶什么。那恰似一幅美丽的乡村图画。这画能将我带回童年的课本里,可是,飞速的列车不容我回忆快乐的童年,那画面就在我眼前一晃而过。 0z\NIF  
    风,又一次撩拔起飘浮的晨雾,让我看到了一片树稍中掩映着一户人家,那高高的房屋足有四层楼,房屋四周绿树掩映,雾气缭绕,如同仙境一般,让人遐想建在半山上的庙宇、庙宇中的道人追求的空旷境界。那只是一户人家。这一家人也许还都沉睡在甜美的梦里,也许有一对小夫妻正在偷欢中孕育着另一个崭新的生命,也许是一对中年夫妇,正撩开被子轻轻拍打着总也睡不醒的孩子的小屁股,嘴里喊着:该起床上学了。这让我想起了城市里拥挤的楼房,噪杂的声响,荡起的尘土,撕鸣的汽笛……充满噪声的城市与眼前这幅甜静而真实的画儿相比,谁,不留恋这乡村清晨的美景? g,|i:NTR  
  风,又一次撩拔起飘荡的晨雾,雾霭中一个人正扶着犁把赶着一头水牛在一片水田里缓慢行走,看上去他走的十分艰难,想象着他抬起的脚上沾满了泥宁,那沾满泥宁的脚要抬起高过水面才能再迈向前。他用这样的脚步多少次丈量过这一片土地?也许他也说不清楚,年年岁岁,从他头上掉下来的都是汗珠,融入大地的都是辛劳,但生长起来的都是希望,而收获的却都是喜悦。这是一幅美丽的田园画面,是一幅充满了希望的图画,是一张劳动者快乐的速写,他犁翻的不仅仅是脚下的土地,更是他一年的收获与梦想。我真想完整地搬着这张图画到中国美术馆去让在城市里生活厌倦了的人们整日整日的欣赏,然而,飞驰的列车不容我再有太多的奢想,已把我带入了另一个画面中。 2m!- 1'-  
  风,再次撩拔起飘荡的晨雾,让我看到了一片朦胧的田野,看不清田野里生长的是何植物,只看到一片片翠绿绽放着勃勃生机,雾霭从树稍上渐渐落下来,落到了油菜尖上,早已躲藏在雾霭后的阳光射线瞬间洒向大地,一团团雾霭在不知不觉中慢慢隐去,几个小学生背着书包从那树丛掩映的楼房里钻出来,走在村庄的小路上,他们追着、跑着、笑着。我猜测,他们这是要去上学了。他们迎着太阳奔跑,把影子甩在身后,他们从不管身后的影子会不会被老牛的蹄子踩到或被马车的轮子碾碎,只管把开怀的笑声洒在乡村的街道上,毫不担心谁家的汽车会撞倒这群上学的孩子。一种幸福的安全感让每个家庭都充满了自豪而坦然。 <.S!z\j  
    当我把江南的清晨一眼望穿时,看看表,已是上午九点了。我禁不住感叹:江南的清晨是朦胧的,朦胧中孕育着希望,朦胧中蓄积着力量,朦胧的世界里给人们留下了太多的遐想,而正是这遐想,激起了人们创造新生活的梦想。人们从昨天的梦想中走来,今天真就改变了模样。他们把今天的梦想变成创造,明天的生活又将会怎样?我不知道,但我只想十年之后再从这儿走一趟。 3zb,WDm;  
朦胧的清晨如同仙界一样让我向往。 CbEkpIo3  
{<?x)]Zn  
    事毕返京,第二天清晨我又习惯地扒在车窗前迎接黎明。一缕亮光透过行进中的车窗渗进来洒在我脸上,带着一丝无声的温柔唤醒我的梦。我拉开窗帘莫名地极力向外张望着,我不知道我要看什么,却又极力想看到什么,直立在铁道两旁的树稍上举着几片有限的黄叶,似乎那是它们生命的最后争扎,列车行进中圈起的风似乎撼动了树杆,挂在树稍上的那几片黄叶在最后的喘息中也开始飘落下来。它们是那么自由地飘落着,在空中旋转着,忽然有一片叶子飘到了车窗前,我不知道它的本意是不是向人类发出可怜的求救?我试图抓住它最后生命的瞬间,但飞驰的列车并没有发现它的存在,只管向着一个目标前进,何况还有一层玻璃完全隔开了我和它这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命。我能想象到,它的飘落也许是凄凉的,但它的飘落又何尝不是一种解放与解脱?每一个棵树杆都无需遮掩地朝天空挺立着,是要标榜它们的力量?还是要向天空展示它们来年的向往?它们高举着头,就像人们高举着手,展开五指去触摸苍穹。它们由地而生,却与天对话,我猜想它们是在与天穹谈判明年它们所要接受的阳光与水分。它们理直气壮地态度说明它们并不只是为了自己生长,而是为了更多的人类和其它动植物的存在。它们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因为它们从来就没有向人类和其它动植物提出过什么要求。它们今天向天空的索取只是为了明天更多的向人类和其它动植特奉献它自己。我欣赏它们耿直的性格,就像欣赏北方汉子那样说话从来不让你多加思考就能很明确地知道对方所要表达的意图。 ^_:?H  
    就在这时,列车行进到了一条大河上,我一眼望去,那一道道黑色的河滩,夹在一条明亮的河水里,时儿消失,时儿突起,白的河水,黑的河滩,沿着这条河由近而远望去,一下就望到了天边,清新,宁静,开阔,天边一片红光,那是即将要升起的太阳,哇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954)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