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1 - 3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21 - 3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1-06

朋友啊,朋友!

|^ 9dcL  

牛士红
S8VL5p2  
那天,像往常一样迈着轻松的步子下班回家,到家后突然发现心里格外地空落,不是因为那不大的房子装不下太大的心,而是因为太小的心没处搁置。于是,不足五十平方米的房子就显得格外空旷。在家里盲目转了一圈才意识到,其实,这个家什么都没变,只是少了两个我心中放不下的人——上学未归的儿子,有事未回的妻子。哦,这时候有谁肯陪我一同独守心灵的空洞?这就成了一种奢望。 |tq.-   
朋友!我首先想到了朋友。朋友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朋友可以宁伤身体不伤感情,朋友可以不讲利而只讲义。可是,我的朋友在哪里?在我记忆的仓库里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一个这时可以与自己同聊的朋友。也就在这一瞬间我才发现,我竟然是一个十分孤独的人。多少哲人说过,其实一个人孤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已经处在孤独的地步,竟然还没有意识到他的孤独。哦,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是多么孤独而却浑然不知。这是多么可怕而又可悲的事哟。我心里就掠过一阵冷颤。 H_`#'f5  
我回味着白天与同事们一起工作一起争辩一起吃饭一起喝酒一起……的生活,好像我们都是朋友,都是可以为对方两肋插刀的人,我们同呼吸共命运,同劳动同发展,我们没有孤独,没有寂寞,我们有的只是时间的短暂和舞台的狭窄,我们心比海阔,心比天大,心比山固,心比地厚,我们在一起好像无所不能,无所不为,我们虽然想做的事很多,可惜我们能做的太少,也做成的太少。于是我们在一起感叹人生苦短,地位卑贱,虽然才学粗浅但还不肯承认自己无能。我们谈着理想一路走来,并走出很远,我们曾山盟海誓:一生都要在一起,携手向前走!可现在这个空儿就找不到一个合式的人填充我心灵暂且的空旷。 8vj<OKS   
我不得不无奈地坐下来,微闭双目,在我四十多年短暂而漫长的人生旅程中重新寻找所谓朋友的影子:那是我初涉社会的时候,我那无话不谈,无心不交,有食不分你我,有床可以同宿的朋友与我一起参加基本农田改造。那年冬天的风格外寒冷,夜幕刚刚降临,就像随夜幕而降的还有冰雪,从头顶一直凉到脚心,明明穿着厚厚的棉衣,却觉得只身一件衬衫。几位朋友同声抱怨:这又何苦?走吧,明天再干!我心嘀咕:收工的时间还未到,万一生产队长找来,何说?我是带班人,我得负责任呀!见我迟疑的样子,朋友们说:没事,他找来我顶着,不是你让我们提前收工,而是我们今天的活干完了,我们要走的。想想他们说的也对,当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又何必在此无端地消磨这最可贵的时光?其实,我也想早走,我也不想把毫无疑义的时光干耗在这冰冷的寒夜。我默认了,大家就都走了。却不知第二天生产队长查来时,面对生产队长凶神恶煞的神情,满口“破坏农业学大寨”的辱骂,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承担责任。最后扣了我十个工分。我过后才想:这叫什么朋友? &~T-W/  
多少次,人们第一次见面,举杯便侃侃表白,我们能坐到一起,以后就都是朋友,以后有什么困难,说!真的说了,你给办?真的说了,你能办?也许能办,也许给办,但我敢肯定地说,那是在不影响他任何经济利益和政治前途的前提下,他可能会给你办,这还是在毛泽东时代而言,如果到了现在,即使是有过一次交往,“不见点亮儿”怕也是很难给你办的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有朋友,我还是真心真意地不断在交朋友。我渴望有一群好朋友,不是一定要他们为我办什么事,那怕是能耐心地倾听我的述说或愿意向我述说他心中的所有秘密,也是令我欣慰的。然而,即使是这么一点奢望也未必就能够实现。 i|^% O:.  
我曾在一家很有权威的报社实习,有一天应邀前去参加一部电影的首影,在门口一签到,人们便立刻向我投来尊敬而友好的目光,那目光中带着亲切与温暖,带着和善与希望,一会儿,一种让你毫无觉察的人就会主动来到你身边与你交换名片,希望与你认识,渴望与你交流。那份真诚让你不可能拒绝他的行为。会后吃饭时主动为你夹菜,自觉前来与你碰杯敬酒,有过这样一次,下次见面肯定就是朋友了。大家说着、笑着,那热情,那气氛就像是几百年未曾相见的老朋友。可当他知道我是一个实习生时,马上就收起了脸上的甜蜜,可人的笑容顿时消散,行动马上显得迟缓,交流马上显得少言寡语。如此分开,他从此不会再找你做朋友了。多少次,我把别人在不明白真相的情况下施展的讨好当作了真诚。这使我发现,原来交朋友是要分档次的。如果不是一个层次的人,是不可能交上朋友的。如果你一定要说你们就是两个阶层是朋友,肯定双方各有所图。不是低层人图着上层人的地位,就是上层人图着低层人的经济,或者其它。这从“朋友”的字意上解释,如此相处的人并不一定是朋友,只不过是冠以朋友的美名遮人耳目罢了。而生活里恰恰就多是这样的朋友每天都在热情地相约、频繁地走动。 j0"x\z]V  
朋友啊,朋友!如果处在一个一切都以经济价值衡量一个人的高贵与低贱的今天,找个不是为了利用、而只为了倾叙与倾听的朋友真难,尤其是同性朋友就更难。如此艰难的寻找,我到不如甘守一份心灵的空旷。 ?L!P2K$%  
YW w^>>X  
nDl_O< kV  
[font=times][/font] n>M74o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196)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