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1 - 3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21 - 3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11-27

山沟里的屁事

[font=楷体_gb2312]小说 ^ (J 7c3o  
X[pk;a9%  

山沟里的屁事 #Mo:89mo  
王新平 lL89#J   
.)E0 :Y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整个山坳里静哑哑的。 (]<>- {?  
%Tj|RG%P  
李队长带着总务马主任,还有技术室的几个人向杨家沟隧道工地走去。这是一座即将开工的铁路隧道,洞口位置的山体已被铲成一面彻底裸露着石头的陡坡。李队长走在最前头,其他人拿着东西跟在后面。 j1P=\!a>  
+>9upE$H\  
他要在领导剪彩之前悄悄地搞个祭祀。到了陡坡前,他抬头望了望裸露的山体,吩咐同来者把祭祀用的猪头、羊头、苹果、烧酒摆放在山坡前,洞口位置挂起了一块有两个被面大的红绸布。地上红烛摇晃着,照亮了祭祀的贡品,缭绕的香烟让来者进入了状态。李队长双手将盛满酒的大碗举过头顶,面向洞口山坡缓缓地双膝跪地,然后把酒轻轻洒向大地,深深地磕了仨头。一阵响亮的鞭炮声过后,祭祀仪式结束。 I_Szz/DO{  
L"4B%!  
干了快一辈子隧道的李队长,想顺顺当当地把杨家沟隧道打通,自己也就到退休年龄了。无论对自己,还是对组织,他都想在杨家沟隧道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 (.BA  
.6dkBT z  
对于他的祭祀行为,同去的人都给予了充分的理解。用李队长的话说,打隧道干的是三块石头夹着一块肉的活。何况人在面对大自然时应该有所敬畏,而不是盲目地战天斗地。尽管祭祀只是表达心里的一种期盼和慰藉,但容易让人联想到迷信和愚昧,所以李队长的祭祀只能这样半遮半掩地进行,而不能和第二天的领导剪彩合二为一。 mkJKNX?  
i}gbN!<i  
技术室的高强从内心对李队长的虔诚表示敬重。为大家祈祷平安,类似的讲究他在上大学时就听老师讲过。就连日本的青函海底隧道,施工中既搞祭祀又禁止女人进入洞内,可以说当时世界上最长的隧道竟是科学与迷信相结合的产物。打隧道之所以有这样那样的讲究,主要是因为隧道施工过程中安全风险很高。 1YfW+M  
O)Ejnp+y!  
第二天的开工仪式场面热烈,在洞口工地搭建了临时会场。横幅悬挂,彩旗飘扬,主席台上有公司领导及当地政府部门的头头。李队长主持会议,随着公司领导宣布“杨家沟隧道正式开工”,会场上欢迎声、鞭炮声响成一片。 )Dv*j2PqO+  
f5@N>>%,IT  
开工以来,隧道内施工进展顺利。随着天气的转暖,隧道的开挖进度不断加快,已连续两个月创出了百米成洞,工作上的事李队长心里比较塌实。另外,天气转暖,他咳嗽气喘的毛病也好了许多,感觉浑身上下都轻松起来。 n":#{m*  
xihm~3E3  
只是近来发现队上一些人喜欢去附近村里瞎转悠,为此他在早晨点大名(每天例行的工作安排会)时做了强调,要求职工不要与村里人纠缠不清、惹是生非。如今的老百姓(指村里人)可不像二十年前的老百姓老实厚道,现在是整天找茬揩队上的油。 a:Pn3LQlr  
KUw@jOH9  
会后,李队长安排工会主席购买了电视卫星天线,在食堂餐厅安置了乒乓球台,工班发放了扑克牌。同时让总务马主任改善职工伙食,增加饭菜品种,特别嘱咐要多进点新鲜蔬菜。 ` %_jmw \  
BVb5;#  
李队长想着法在丰富职工的业余生活。他在工地浪迹了三十多年,跑遍了东北、西南的山沟,修过的铁路有上千公里,光是隧道就不下几十座,最远他还参加过坦桑尼亚铁路援建。他经历过长期艰苦的磨练,深知工地职工生活中的乏味比工作上的辛苦更加熬人。 28==A5 5[  
m|&NjnAG  
眼下已过了惊蛰,杨家沟原本就荒芜的山沟并没有显现出太多的生机,从高处裸露的山石,到山腰覆盖的黄土,好像这里的春天还没有到来。只有走近坡上的柿子树,顺着不太挺拔的树干望去,你才会发现长在山沟里的树也有春天。泛青的枝桠已经顶破了冬的冷清,昭示出挡不住的力量,甚至会觉得自己的筋骨也开始舒展,血管里鲜红的夹杂着旺盛的雄性荷尔蒙的血液在急速地流淌、跃动。 Y Rx>Z  
E&@fc?%dD  
李队长先前的强调,还是没有阻止了队上不太安分的年轻人往村里转。不过想想也是,白天钻进洞子里要集中精力工作,下班后肯定得放松一下精神,可在山沟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合适的去处,巴掌大的队部已经熟悉的让人心烦。 + abG69'  
P&^6P Q  
他们知道对面的上水村里有一个旧戏台,戏台不远处有个商店,墙上红色的已经有些斑驳的“合作社”三个字的字迹还可以辨认出。他们还知道村子东头的路边上有家小饭店,饭店的娘们长的有姿有色。 Ks\{iME  
*(^6c x$_  
要说熟悉当地情况的还数总务马主任。他负责队里百十号人的吃喝问题,隔三差五要去乡上的集市,或五十里外的县城去采购蔬菜粮油、还有烟酒日用品,得保证职工食堂及食堂内设的小卖部的需要。要是有上级领导来工地,他还会去村里老乡家买两只土鸡。时间长了,他不仅了解当地的市场行情,而且熟悉的人也不少,包括乡里村里的干部,也包括集市的商贩和来食堂贩卖鸡蛋的村姑村嫂。 |t[5 `_n  
1-^H K%  
夏天的山沟里依旧清凉,尤其是太阳下山之后。随着夜色的降临,白天本就不热闹的山沟里显得更加寂静,山坡下的公路上偶然会有拖拉机或卡车的哐当声。坡对面村上错落的点点灯光,通常很早就会熄灭。 ;?2*"nEm  
k7Gw\k*s  
夜色下的山沟里没有什么娱乐的地方。在洞子里劳累了一天的工人似乎依旧精力充沛,他们寻找各种方式打发时间,发泄多余的能量,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重新集聚起第二天的工作热情。 QnaO8K=r  
H9w]-F2"6  
工班里有人尽兴地打牌、喝酒、侃女人,队部电视机旁也聚集着不少人,由于山区信号不好,屏幕上闪着雪花。至于床上的美事几乎是不会发生的,队上的百十号人几乎都是常年过着单身生活。长期在外流动的艰苦工作环境,造就他们过着一种“有房不常住,有妻不常随,有儿不常见”的坚强日子。 N5D :Fe  
p.)n|9x}g  
今天是周末,夜晚比平时又长了许多。此时的山沟里,除了队部依旧亮着灯火外,恐怕就是村东头的小饭店了。小饭店没有店名,两间房面向公路边一字排开,西侧的是厨房,东侧大一点的是餐厅。饭店虽小,但生意不错,食客主要是附近工地上的男人,包括高强在内。其实小店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土豆丝、烧茄子、花生米、拌粉皮,炖土鸡恐怕就是小店最大的菜了。说实话,饭店的菜比职工食堂的大锅菜也好不到哪儿。真正吸引男人们的不是这里的饭菜,而是小店的两位漂亮女人——老板娘玉兰和表妹玉秀。 2\3 y~  
v "t\m!e5  
高强和几个同事已在这喝了两个多钟头了,桌上桌下摆放着十几只啤酒瓶。虽然小店里仅剩他们一桌了,但他们喝酒的兴致丝毫未减。看的出个个关公脸,依旧激情满怀。 s]e)4Q+  
lyX}U/[  
“老板娘,再,再上两瓶。” a!9 p>Ct]  
p5@laiM"  
“好,好的。” ^.Wmc{Zb  
2p$.)3c.  
老板娘一边答应,一边微笑着把一瓶啤酒拿到桌前。 yWEuH81  
\`jnA%Q  
“老板娘,陪喝杯酒。” Rs27ISY=  
$rN%EJ}  
“好。不过别耽误师傅们明天上班!” _uI:./9z1  
6m{s 7'S  
老板娘微笑着和大家一一碰杯后,他们才在醉意中满意地离开。 nrlLd9vP  
k'ccI  
回队部的路上,他们仍旧意犹未尽说着老板娘。本来酒后的男人就容易想到女人,何况老板娘的确长的漂亮,含水的眼睛、俊俏的脸蛋、丰满的胸脯,就像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里的阿春。反正阿春也好、老板娘也吧,漂亮女人统统成了男人们调侃、甚至意淫的对象。 <yW/WB#O4  
Xl~iW1ofT*  
与别人不同,高强更欣赏饭店的玉秀。她生就一副美人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透着灵性,俏而直的鼻梁下有着一张温润的红唇,整个美丽脸庞上多余的竟是耳朵上挂着的金色耳环。也许耳环是玉秀最为得意自豪的装饰,可在高强看来却是恶俗的多余,它破坏了美丽纯真,就像西湖边上耀眼的高楼,简直是大煞风景。醉眼中的高强,常常恨不得把那恶俗的金耳环拽下来。可恨归恨,每次来喝酒,高强总能找到各种理由来挑剔玉秀端上的饭菜,甚至说的玉秀满脸绯红。但始终还没有找到揪下人家姑娘耳环的理由。 $p{|<o5O P  
R6H|;Ovx];  
4VALS~`C  
马主任的头上绷着纱布,纱布上渗着血迹。在食堂餐厅买饭的工人问他是怎么弄的,他说昨晚在路边让汽车轮子迸起的小石子崩了一下。 1p:{ve4  
E%a-j}rR{  
早饭后照例在队部院子里点大名,李队长向各部门、工班强调工作。由于下雨山区道路泥泞,砂石料的运输缓慢,李队长要求料库加快联系进料,绝对不能影响洞子里的衬砌。快到中午时,料库来人说上水村的叶富贵带人把东边通往工地的路挖断了,拉料的车过不来。李队长骂了一句“狗日的”,便同料库前来汇报的一起上车往东边路上赶。 $(g n  
Q^rm/)ka  
叶富贵是附近上水村的治保主任,虽然已经五十多了,可精气神十足。干瘪的脸上有着浓密的胡子,滴溜圆的眼睛里充满血丝,经常是醉态朦胧地来队上找事。什么拉料车扬起的尘土影响了路边地里的玉米生长,汽车压坏了村里的道路。今天村委会的大门缺几根钢筋,明天自家院子里需要两袋水泥。村长儿子娶媳妇他送请贴,村会计的丈母娘死了他也来通知参加。多次的交道下来,李队长熟知叶富贵的秉性,十足的酒鬼外加三分无赖,还有洋洋得意的神态和掩饰不住的不算太大的私欲。从一开始认识叶富贵,李队长就讨厌他一副耀武扬威的嘴脸。他总是把治保主任的官帽高高地抬出来,有时还要把当副乡长的堂弟挂在嘴上。也许这是他在村上混的资本,但并没有引起李队长丝毫的敬畏。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青龙惹不起地头蛇,为了保证施工生产少受干扰,对于叶富贵出的难题,基本上每次多少破费点也就摆平了,多半也就是喝顿酒了事。 ]Pb4 $XqX  
1,{l `  
至于挖路挡道这样的事,无疑是李队长心中的大事,因为直接影响到了施工生产。吉普车离挖断的路段不远了,他在车上已经能看到横在路中间的土沟。“狗日的叶富贵,真是狗胆包天了。”李队长让司机冲着站在沟西侧蛮横地嚷嚷比划的叶富贵开。“吱……”的一声,吉普车停在了叶富贵身后,扬起的尘土让他有些慌神,本能地转身时一只脚滑进了沟里(横在路中间的沟有半米多宽,三四十公分深)。李队长站在沟旁,看看沟东侧停着的几辆装满石子、水泥的翻斗车,又低头盯着正往上爬的叶富贵。这时几个握着铁锹、镐头的村民也凑到沟旁,其中一个一边伸手拉叶富贵,一边问:“老叶,没事吧?”。 O5H3tWKlE)  
ILPC.f5J  
叶富贵从李队长旁边上来,满脸的怒气与沮丧。他冲李队长大声的嚷嚷:“李队长,咋的?想杀人灭口阿。你们单位都是他妈的什么人,丢公家饭碗的脸……”拉料车的几个司机上前把他跟李队长隔开。李队长把司机扒拉开,连拉带拽把叶富贵弄进了吉普车。 G]lQJ7yK  
d2\^oG*  
吉普车掉头向西驶去。叶富贵一走,其他几个村民脸上竟露出了不太自然的憨笑。很快拉料的司机与村民就把路上的沟填平了。 2)~o|zvP  
6G+XO&  
上车后,李队长递给叶富贵一支烟,烟雾中他的情绪有所平静。他向李队长道出了挖路挡车的原因,说是队上管食堂的马主任睡了他村的女人。车行使到路边有饭店的地方时,李队长让车停下,此时已到吃中午饭的时间了。司机张罗着,他们一起走进饭店。 2,HC1!fT  
5[(Tr&vc  
一进饭店,李队长就看到了背朝门坐着的高强正在惬意地喝着啤酒,对面坐着的玉秀双手托着脸颊望着高强开心地笑着,嫣然一对情侣。吧台前的老板娘玉兰见有客来,忙抽身上前迎接。一边招呼客人到里边新开的雅间就座,一边喊:“玉秀倒茶。”这时高强和玉秀同时扭过脸,高强看见了刚从身旁而过的李队长背影,起来时正碰到走在后边的吉普车司机。他俩简短交谈了几句后一块走进了雅间。 Uo?Z\ 1)%  
Z.G< qq{  
“李队长。” ILiV;sxT|  
-u,D ) 4b  
“你小子不是回老家去了?” /D<mNq%t  
3):*?|]u  
玉秀推开门来到茶水,看见叶富贵便叫了声“叶叔”。叶富贵随即给玉秀介绍李队长,又反过来给李队长介绍玉秀,说玉秀是他表姑父的外甥的女儿,是十里八村最漂亮的姑娘。他们是不是亲戚暂不说,肯定的是他们都是上水村的。此时,一贯拿自己当回事的叶富贵,在同村人面前,在一个小辈面前,极力地表现着自己的地位和面子,脸上的沮丧瞬间被一脸的得意暂时覆盖上了。尤其是推杯换盏之后,叶富贵多少得到了些抚慰,情绪也好了许多。当然心里的怨愤肯定不会完全消退,但他也多少有些无奈! YX<N^X')  
uR yLq4X  
他对李队长说马主任昨晚去旺才媳妇家偷情时,他给当场抓住了,并照马主任头上砸了一砖头。李队长说叶富贵,人家马主任睡的毕竟不是你叶富贵的老婆,何况人你都打了,怎么还挖路呢?叶富贵说打他是行使治保主任保护村民的权利,挖路是给单位施加压力。他说马主任是公家人,反复强调要李队长处分他,否则此事没完。至于叶富贵说的此事没完,是他要继续挖路,还是他担心马主任会继续睡别人的老婆就不得而知了。 5,u,[v?5F  
~1aG _U  
关于马主任与旺才媳妇的事,此前队上早有耳闻,甚至一度成为茶余饭后的噱头。诸如“马主任,去村里抓鸡去了”、“天天吃鸡,身体受得了吗”、“人家马主任是用食堂的肉换了村里的鸡”。 p2CY M_H  
cHVNRgSEf  
事情的由来是这样的,最初,旺才媳妇常去职工食堂贩卖鸡蛋,每次数量三五斤不等,讲价付钱的事都是马主任,慢慢也就认识了。后来因为食堂有个炊事员嫌工资低,改行进隧道开电瓶车去了。食堂人手不够,需要找个帮忙的,马主任想到了送鸡蛋的旺才媳妇干净利索,人长的也不错,就让她在食堂帮忙摘菜搞卫生。很快,旺才媳妇就和食堂的炊事员还有马主任混熟了,而且还有些受宠。男人们除了和她开个玩笑,没有人对她训斥指责,干什么活全凭自己,吃饭时倒你敬他让的。这期间,旺才媳妇还会把鸡蛋顺便卖给食堂,马主任也会喊上她一起上村里抓只鸡回来,有时顺便会去屋里坐一会,若遇旺才在家,旺才也是热情地递烟倒水。旺才知道媳妇是通过马主任到队上打的工,并且经常能从媳妇嘴里听到说马主任人好。再后来旺才媳妇离开食堂回家了。 A!p9 AV  
cQO0  
至于旺才媳妇离开食堂的原因有两个版本。一个是说队上关于马主任的传闻太多,毕竟人言可畏,领导只好预防为主。于是以不让用临时工为由把旺才媳妇辞调,又从木工班调来一个帮忙。为此马主任找过李队长,李队长曾以玩笑式的随意口气问:“老马,你是不是迷上那娘们了?”另一个是说有天下午旺才从地里回来,在炕上发现了一张叠着的纸条,展开是张印着“XX工程队信笺”字样的信纸,上面记着大米、面粉的数量。当晚干那事时,旺才发现媳妇白润的奶子上有着一道红色的牙印子。于是旺才起了疑心,不让媳妇去食堂干活,自己外出打工去了。 -^:dE^l~  
Rb\F5W@  
如今,马主任在队上的传闻,让叶富贵证实成了事实。虽说过程偶然,其实这也是注定要发生的。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很早就打上旺才媳妇主意的叶富贵,多次纠缠都没能得手。他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时间一长叶富贵对旺才媳妇接触的人变的敏感,格外的留心起来。 J ?:unRa  
8[rj/   
当晚要去赌麻将的叶富贵,路上从后面看见了穿着蓝色工作服的马主任进了旺才媳妇家的院子。他走过旺才媳妇家院门前时突然改变了主意,躲到对面不远的土梁梁上。旺才媳妇屋里灯灭的瞬间,叶富贵即刻亢奋起来,仿佛自己已坐到了旺才媳妇的炕上。随着裤里的东西由硬变软,情绪也由兴奋转化成愤怒。灯又亮起来的时候,叶富贵已经像头受了羞辱的公牛。他心里骂着“吃里扒外的东西”,然后快速窜回到旺才家院门口,手里捏着半块土坯砖。他要出口恶气,他要抓住旺才媳妇的把子,让她乖乖的顺服。 {; D2c,+  
oc6I//SJ#i  
一扇院门轻轻地由里面拉开,叶富贵把手中的砖头扔向了刚迈出门两步的、恨之入骨的“奸夫”。听到声音,另一扇门一下子拉开,正得意地奸笑的叶富贵,突然脸上被旺才媳妇扇了一耳光。叶富贵愣了一下,还没回过神来,门“咣当”闭上了。 >Ray<zU  
@ Wr&Vx  
叶富贵只好灰溜溜地走了。他没有吃到葡萄,又知葡萄甜,结果自然是谁吃了葡萄他恨谁,而且恨的痛心。 S' l_Tau  
 T9F  
眼下,路上的沟填平了,运料的车也多了几辆,隧道衬砌看来能够跟得上。李队长坐在办公桌前抽着烟,想想叶富贵挖路的原因,不禁摇摇头笑了,思忖着“看来挖沟的事是难免的了。” l\/'\hVk~  
,jM?^`2  
晚饭后,马主任拿着挂支单来找李队长批钱,说是明天是周末,得买些肉食啤酒给职工改善生活。李队长签完字,问马主任的头好些了没,马主任笑着说没事,只是蹭破点皮。对于马主任干的这种事,李队长不想当面批评,甚至不愿当面戳穿。因为马主任工作干的很好,又是个脸面薄的人。况且是人家旺才媳妇愿意,马主任又常年在工地,一年探一次亲,这方面总是处于干柴状,遇上火花能不着吗?再说了成年男女的事情谁能说的清,管的住?所以马主任转身要走时,李队长侧面提醒他:“上午叶富贵挖路挡车了,你去村里办事可要小心啊!”“赖松的嘴馋了,又想喝队上的酒了。”马主任说完捏着挂支单走了。 w:S]_9i&  
`gZ<HOLdi  
;JNTuv9  
忙碌中天气有些凉了。 q"0%0] N  
Y'cu\ 9.1  
洞子里的活这段时间不太好干,遇上了烂岩层,放炮后洞顶的碎石“哗啦哗啦”掉个不停,尽管采取了钢筋篷顶、水泥喷锚等固定措施,但施工进度缓慢,安全隐患加大,围岩的好坏是影响隧道施工进度的一个重要因素。干了几十年隧道的李队长对此有个经典的比喻,“床上的女人吃硬不吃软,洞里的男人也是怕软不怕硬”。 (yNW]xO  
C P]\jN7  
一个月来,李队长一直带着技术人员进行现场指挥,不断调整施工方案,五十米的烂岩层总算艰难穿过。不过,高强为此付出了一点代价,他被洞里滚落的石头砸伤了腿,造成了左腿胫骨骨折。好在他的腿伤得不算太重,属于闭合性骨折,医院采取了石膏夹板固定和输液消肿治疗,年轻人很快就能恢复健康。 NLl~[n3  
H.*2oQ5  
高强在医院里住了没几天就觉难熬了。医生查房时,高强提出想出院,医生说肿还没有消,等肿消了再说。一个星期下来,医院难闻的气味,乏味的饭菜,陌生的面孔,无聊的时间……使他心绪烦杂。 ^NzYc X_E  
tHageTR`bt  
躺在床上输液的高强,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喊自己,但又以为自己睡着了,是在做梦。直到觉着有人在摸受伤的腿时,他才懒懒地挣开眼睛,顿时一脸的惊喜。 sS]gWs  
*@9GJyn  
“玉秀!” 55 > x|  
ZUNr&v.`  
“腿好些了吗?” W;.Pq|1,9  
8~^>: ?/N  
玉秀的突然到来,使得心烦难耐的高强兴奋不已。输完液,高强非要请玉秀到医院外面的饭店吃饭。高强左侧拄着拐,右侧玉秀搀扶着一路走着。 ]|8,4KGOi  
G iM? T  
高强住院的事是玉秀在饭店打听到的。队上常来喝酒的人,模样她基本上熟悉,只是不全知道哪个叫啥。本来好些天没见高强来饭店,她心里就有些惦记,正好昨天来喝酒的几个人又跟她逗嘴,她借机问那个戴眼睛的咋没来,他们说腿受伤了,还说玉秀咋不去医院看看,那小子早就想吃妹妹的豆腐了。 x (-Y`  
*<70 RO@  
这顿饭吃的时间有些长,下午两点多一回到病房,护士就进来量体温。护士把体温表递给高强,又看看床边坐着的玉秀。“女朋友来了?挺漂亮啊。少喝点酒啊。”满脸通红的高强微笑着,嘴里含糊的回答还没哼完,护士接着又说:“晚上可得注点意啊,当心腿。”高强听明白了护士嘱咐的意思,而且听得心潮澎湃。 bF)0IcOl  
^!mE>(IXy  
玉秀在医院照顾了高强一个星期,虽然时间短暂,但足以拉近两颗彼此向往的心,俩人在拥抱和亲吻中坠入了深深的爱河。出院时,高强送给玉秀一副白金耳丁。此时,高强已经有了足够的理由换掉那俗气的金色耳环。 5`A `N*w|  
{O [_G0  
高强出院回到队上,他从大家的问候声中察觉到了大家对他和玉秀的关注和敏感。关系铁的哥们还直接问过他,“真的爱上那饭店的妹子了?人长的不错,可她是一乡妹子哦!玩玩可以,别动真格的啊!”似乎此前他大脑里还没有关于自己与玉秀之间的情感到底是真是假,是对是错的概念。恰恰是朋友的关心倒使高强有时会产生烦恼和困惑,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毕竟恋爱要比结婚简单容易。因为恋爱感受的是精神愉悦,往往具有超脱性和私秘性,结婚是要坠入现实的,是要考虑长久的过日子,是要暴露在众人的视野里接受检阅的,往往是这本来不相干的检阅击碎了脆弱的灵魂,使无数的美丽爱情无果而终。 9Bsr^Xj  
'#Tpb  
对于高强和玉秀恋爱的事,李队长似乎看的很开,别人和他聊起时,他说只要两人对眼,真心相爱就行。人家不就是个农村姑娘吗!咱队上有三分之一的工人,包括我自己原先不都是娶的农村媳妇吗!现在社会变化快,办个农转非也费不了太大事,公司年年有农转非的指标,知识分子还优先照顾呢。 !w!9EkPBC  
d,I)VyV7QJ  
KO [Q@ZL  
秋天山里的柿子熟了。好久没见来过队上的旺才媳妇,提着一篮熟软的柿子来找马主任。旺才媳妇进了马主任的办公室,院里几个看见的人相互挤眉弄眼,朝马主任办公室努努嘴,嘀咕着“相好的主动送上门来了。” VWy#g<D>0-  
opubjT"p  
旺才媳妇是替乡里的杨老板找马主任要帐的。她把几张欠条递给马主任,队上食堂欠着杨老板五千多块买米面和油的钱。虽然是熟人,但马主任知道最近队上资金紧张,为难地跟旺才媳妇说先付三千块,剩余的下个月结清。旺才媳妇说急等着用钱,一定得找队上领导说说。话音未落,李队长推门进来。 VXDUo!uT-  
94Ol(x@S  
“李队长,帮帮忙,把老杨的帐给结了吧!” U~W-h%\  
p:g0634#bw  
“让他来吗!他人呢?” %w~J;Wl]\  
YS}+t8uK|5  
“他,他……” Q=7^K1Pxtd  
Gp*re1c\  
“队上欠的是杨老板的钱,怎么能给你呢?” i *_Yl  
:0-)/.6RX  
旺才媳妇在焦急和无奈中只好跟李队长讲明情况。杨老板把叶富贵打得住院了,乡派出所把杨老板抓起来了,让先给叶富贵垫付医药费。李队长问她为什么打叶富贵,她满脸通红地说不怕你们笑话,老杨是我的相好。我们是初中同学,都是下水村的,年轻时就私下里恋爱过,后来父母做主嫁到了上水村。旺才外出打工后,叶富贵老来纠缠我。夏天时,有回晚上老杨来看我,叶富贵藏在院门外,还砸过老杨一砖头,倒是没伤着。听到旺才媳妇说的最后一句时,李队长不由的转头看了一眼马主任,随口骂了一句“狗日的叶富贵”。李队长这一骂,旺才媳妇即刻感到了对她的同情,接着说了前天杨老板在集上打伤叶富贵的经过。 TkbJ,ix  
pWx#rFz  
其实,刚才李队长的骂,并不是同情旺才媳妇,而是又想起了夏天叶富贵挖路挡车那档子事,看来马主任的头真的不是叶富贵打的。 Y{{pYP:e=0  
{\adE;]\  
旺才媳妇说完,或许是因为信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或许是因为旺才媳妇在食堂干过活,动了恻隐之心,李队长同意支付了欠款。 p)s1m^%~R  
*_/dA KJ&M  
快到月底了,李队长去技术室了解工程进度。隧道实际还剩余两百二十米,李队长指示按剩余三百米上报公司。埋伏下八十米就有了足够的回旋余地。公司是按剩余三百米下达隧道的贯通时间,这样队上就能确保按时完成,若是提前贯通,公司还会给奖金。 |UDhH@tfV  
5&r3f'2  
“李队长,你说隧道通了公司能给咱们发多少奖金?”高强给李队长递烟时随意问了一句。李队长点着香烟,一股烟雾伴着几声咳嗽后对高强说:“怎么,等钱用了?”高强笑着说:“没有,没有。”李队长紧接着说:“什么时候喝你的喜酒?昨天我在办公室看见你送对象走了!”高强有些不好意思,搪塞到:“工作第一,工作第一,等洞子打通再考虑。”“李队长别听他小子唱高调,他那洞子早就提前贯通了,比咱们杨家沟隧道通得快多了。” 一阵哈哈的笑声过后,大家又各自忙碌起来。 8^6tb%%  
7!\ua  
县上的文化下乡活动搞到了上水村,村长拿着请柬亲自上门邀请李队长去村里看戏。李队长拿给村长300快钱,表示支持村里的文化事业。李队长没有去看戏,他忙着隧道贯通的事情。夜晚,他听到了窗外传来的西皮流水、锣鼓铜钹的声音。 ,%X<}s;6  
'Q[*eS  
为了确保隧道按时贯通,队里开展了“大干一百天”活动,从队部到现场都挂起了标语、彩旗,营造出了浓浓的生产大干气氛。施工组织上实行了领导现场带班制,重点是抓好安全生产工作。这也是干了一辈子隧道的李队长的工作经验,越到最后越要防止思想松懈和麻痹大意。眼下洞子里各施工工序有条不紊,施工进度稳步向前推进,杨家沟隧道的贯通指日可待。 X_uve +<  
+kPK  
电视中传来“各地工会开展送温暖活动……”。 O`aC}} KV^  
]ptj$bG  
刚刚从工地回来的李队长,走到食堂门前时《新闻联播》已经开始了。他还没有吃晚饭,隧道快要打通了,他一直在洞子里盯着。李队长进了食堂,马主任把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桌,陪着李队长喝了一杯浓浓的二锅头。 4)ijFvo+t  
>/Mbh47f  
几天后迎来了隧道贯通的日子。  -wNGZU  
rr${`$c:%j  
这天恰巧天空飘起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纷纷的雪花,使得光秃的山石格外醒目,灰白斑驳相间,犹如壮丽的巨幅水墨山水。上午十点,随着洞里最后一声炮响,杨家沟隧道提前二十天胜利贯通。 L}WB|}n"%C  
nMn*+"Q -<  
李队长实现了当初的目标,自觉完成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bgcy +Kb  
x,EegB ;  
春节前李队长光荣退休。 )e?-ig_  
y&n+Y,Q  
李队长再次见到高强时,已是初夏时节。 W90]gv]_f  
KF+feu UR  
高强抱着刚刚满月的儿子去公司医院给孩子打预防针,在医院大厅里遇见了李队长。李队长在医院输液,虽然天气已经暖和了,可是他还是咳嗽气喘,医生怀疑他得了矽肺。 tVu%2)_Qd  
Xmyb[p  
高强把孩子交给玉秀,自己留下来在医院陪着李队长。 P~XFp,/  
.`-|_WKp  
Cj8|zy>  
(完) k_p!Yr@b   
r{ yNan  
作者单位:中铁三局桥隧公司卫生防疫站 {B-oW>y  
8W71e=6\O  
Email:wxpzp@sohu.* u;gZg,  
,B@l:\olYy  
| SP/YM\  
Dwt[U|[`  
 v0,WK[en  
Ms1M8wd  
ff5d^f!&U  
W3>VG6^z)  
[/font] '06(eyg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408)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