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7 - 9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7 - 9 «»

日志文章


2009-05-25

三月桃花事

                                                          三月桃花事  HkoF6)yHT  
                                                      /彭娇妍 X. {;|i;pR  
    `ei 5m$]  
    天空再次变得碧蓝而透明时,鲜艳的粉和脆嫩的黄,再次从屈家岭的土地中钻了出来。在风的作用下,这颜色在软声的歌唱、舞蹈…… -7"X(BG[J  
    一辆白色的中巴车,穿行在桃花林中。并从车窗里,不时撒出一串串欢笑声和歌声。 x4jai  
    这是一辆到屈家岭参加"桃花盛会"的车。车上座着带着老婆孩子来踏春的广东惠丰食品加工厂,厂长助理周;有定居在北京,在这个季节回乡探亲的黄……还有一群手拿照相机的农大学生们。他们经过了鹿园观鹿、桃园寻宝、油菜花歌会的互动之后,从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变成了彼此要好的朋友。 RTER#g`  
    借着花的兴致,河南职校的李,在车上用浓厚的河南腔唱起了《草原恋》。激情燃烧岁月里留下来的思絮,会迅速勾起人们的回忆。听着李的歌,大家的心也开始跟着澎湃起来。 p7 q1*&8j  
      突然,“停下,暂停一下,现在插播广告。” W|6];  
    《草原恋》,嘎而止。 1p @&5  
    随即,一位戴着厚厚眼镜,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儒雅气质的男子,从座位侧钻到了车的走廊上。大家抬眼一看,原来是为了桃花而奔走他乡的屈家岭诗人,这一路他深默不语。只见他涨红着脸,从黑色手提包里掏出一大撂广告。并用双手恭敬地将广告单一一送到在座的每个人手上。他一边发,还一边用诗一般的语言,和天气预报一样的频率向大家认真播报:“我们的屈家岭,是地球上最美丽的山岭,欢迎大家,大家的亲友,大家亲友的亲友都到我们这片美丽的土地上来吧……” 6't1K)](<  
      经过一段时间的颠簸,再加上温暖阳光的照耀,大家渐渐放下兴奋,露出了沉沉的困意。从《草原恋》中,还泛出了低沉而有规律的鼾声。而这段“惊天”广告,犹如一剂猛药,将大伙从梦里江南,瞬间拉回到了西藏高原的雪山之巅。大家睁开迷糊的眼,看到广告单上,一个个硕大的黄桃让人垂涎欲滴。红色的“荆门市屈家岭管理区欢迎您”的图案,似一颗跳动的心脏,拽着你的心不由自主的向前行。 rhC'w78  
    昔日贫脊的土地,是诗人和他的家人用锄头。镰刀割去杂草,翻开黑色的泥,将黄桃树的苗儿像嫁女儿一般,小心栽种在了上面的。在他悉心守候下,汲足了养份的苗儿,使劲的生长。从苗儿开出第一朵花,到整棵树都挂满小灯笼一般的果。桃树和诗人都笑了。他用桃花的果换回了大把的钞票;而桃花的果,又在诗人的祝福中,成为了加工企业的罐头,身价倍增。于是,人们纷纷效仿诗人,种起了桃树。 ^l.I$)  
    只要是能合适桃树种植的地方,就栽下一棵。渐渐的,山冈、河畔、田埂,也被粉色填满了。桃林中,诗人踩着桃树洒下的花瓣,娶回了贤慧的妻。不久,他们的孩子也学着诗人的样子,给桃树的苗儿浇水、捉虫。也正是那个时候,诗人的诗,如泉水一样,带着惊奇、带着夸张、带着朦胧,从他的笔端,争相跳跃着跑了出来。诗,是他对这些桃树的最好诠释。诗,让他变得深沉而睿智,让他的眼睛泛出了一道道亮光。同时,也把他那单薄的肩,变得厚重而有力量。 9zW>&e}Z'  
      他热爱这俊秀的黄桃花。认为,自己和屈家岭的桃花儿是一体的。他是这些花儿们,想要表达心思的使者;花儿,是他灵感源泉里的水,没有花儿,那眼泉也就干涸了。通晓人性的黄桃花儿,也和诗人的诗一样,跳跃着、奔跑着,一直走上了欧洲和亚洲人的餐桌。花的果儿走远了,花的名也随之响亮了起来。 hXzMw6Qa6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果儿,却显得越来越少了。这少,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少,而是亚欧地区,对着装在铁皮盒子里金黄的桃越来越喜欢了,需求量越来越大了。欧洲和亚洲人惊叹的神情和热切呼唤的市场,让诗人对屈家岭乘余的2万亩空地急了。闲着就是最大的浪费,闲着,就是掠夺了这些花儿们施展身姿的舞台。他要让这片空地,也开满好看的桃花,结出诱惑人的果。 R1Y3S$3G  
    发完广告,他怕大家记不住内容,又一改往日深沉和低调,用醇厚的男中音大声补上:“大家都来屈家岭吧,我爱你们!” w1<r_M{9F  
      清醒过来的众友,望着诗人,都开心地笑了。 <<:C%0p6~  
      笑声中,一位身着红衣,来自邻市的荷座在了车的最后一排。她是位作家。前不久,报纸上刚刚刊登了她的照片和关于她的文字,这次,她是为屈家岭的黄桃花儿来的。先前在桃林北端的屈家岭文化遗址上,她对着一棵千年的古柏树,虔诚的叩拜。向柏树许下了只有她和柏树知道的愿望。由于车的颠簸,她在迷惘中进入了另外一番景象:露着修长的大腿,披着乌黑长发的荷,腰间围着块黄色的麻质布料。她走到圆形草屋前,正欲为族里的人们烧制食物。可忽地,天色骤变,手中黑色的陶器突然就不见了;山野里,拿着厚重的石斧,正在同猎物拼命撕杀的男人们,在震天的巨响下,也不见了;驼着大束大束桃花的梅花鹿,奔跑着奔跑着,也消失在了远处…… D^y8JK  
      原来,这一切,全被一声:“我爱你们!”给统统赶走了。 @s=GjwYsd  
      待广告发放完毕,不待大家去思考,诗人又用手推了推额头上的眼镜,干咳了一声道:“广告到此结束,请大家继续收听歌曲”。快速地返回了座位。 6G'o V{JT  
      几秒钟后,嘎然而止的《草原恋》,划破了屈家岭山坡上的粉,乘上快速行驶的车,再次在蓝天下响起。而此时,睡得如一朵桃花的荷,正揉着一双腥松的眼,好奇地望着哈哈大笑的人们。 SyU/rDLyh  
\Jzsovad  
                                                                            《中国作家网》2009.5 py?[)) 7  
                                                                            《作家林》杂志2009.6 VfC85)  
                                                                              k.Us/7HRc  


类别: 散文 |  评论(2) |  浏览(18258) |  收藏
一共有 2 条评论
ctxz 2009-06-07 13:27 Says:
欣赏美文啊~~~
天空留痕 2009-05-26 09:58 Says:
哈哈 沙发呀 坐着就是舒服
最近写博客的太少了,写得好的就更少了
希望您继续坚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