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1-02

墨江醉清幽

墨江醉清幽 F(dfrJEQ,  
)pq'hQ7g  
又到黄金周,今年何处度清闲?一说到祖国的名山名水,家人就频频摇头,说:挤死了,那简直就是去受罪。好象她觉得那拥挤的脚步下泛起的尘埃已无法托起岁月的灿烂,大大小小的庙宇里除了人们拥挤着的脚步就是赤裸裸的金钱,有多少虔诚的守庙人是为了别人?又有多少虔诚的烧香人不是为了他自己?她看不透在时光的河流里有多少人找回了他自己?更有旅游者举着寻找一种自然的牌子,却走进了一片迷惑,我不知道去重新认识一次古老的落后与愚昧有多少意义,更不知道人们要在这重新的认识中反省了什么,是找回了当年被压迫和被欺辱的眼泪?还是找回了人们波澜壮阔、改天换地的辉煌?到不如去云南的墨江小城静静地聆听哈尼族老人的传说更有一种情调。 k#:jMe  
是啊,那是三年前的一个黄金周,我受邀与家人去了祖国西南边陲的小城——云南墨江。一条笔直的北回归线横穿墨江县城,虽然只有一线之隔,但回归线以南植物茂盛,百花争艳,极尽吐露芳香;而线北植物稀疏,山坡外露,所有的枝叶虽然也极尽努力展开着,但也只能跟随其后。如此景观眨眼望去十分令人惊叹。家人惊喜之际频频站在线南线北让我为她拍照留念。其实,这惊人的反差还只是一种表象,真正让我们感到惊奇的是,那里有40——50%家庭都是双胞胎,只要是城南城北的一对青年男女结合,多数就会在不知不觉中生出一对双胞胎儿女。我禁不住好奇:“如此巧合,与北回归线有关吗?”回答是,不知道。他们越是不知道,我就越感到好奇。没有人考就过这是为什么,他们也从没有想过怎么会这样。平静的生活是他们的现实,他们向往着富裕,也在纺织着理想。仅管他们现在还不富足,但他们却拥有太多的幸福,因为他们怀有美丽的梦。 y:,#F}#&  
早饭后沿公路走出县城向西南十余里,哀牢山上的一座座山峰被厚厚的浓雾包裹着,只露出一点点山尖,走在半山上,就像飘浮在无际的白云间,云层在脚下起起伏伏,我那沉重的躯体立时显得轻盈,如同仙人在天庭漫步一般。偶尔低头望山涧,眼前一片馄饨,犹如天地未开,一片洁净,什么人间的相互争斗,什么商界的你欺我骗,都是无稽之谈,只听到沟壑间哗哗的他郎河流水声,却看不见河水的涓涓流淌,有的,只是仙人般的轻松与自在。这时候大都会忘记人生的烦恼,沉浸在一片空白的世界里。随着太阳的慢慢升起,缭绕的白云时而漫过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时而又托起一个山头,让蓝天衔着山尖时隐时现。仅管如此壮阔的景观会持续几个小时,我还是觉得它的存在过于短暂。我似乎还未从馄钝中猛醒,缭绕的云雾被强烈的太阳光线冲散,浓雾变成了薄沙,满山翠绿从朦胧中渐渐突现,当我还享不尽这道独特的风景时,一道弯曲的他郎河如一道银丝带顿时展现在眼前。这一切变化好像就在瞬间。正如古人记载:天外巍峨耸诸峰,大河击浪水淙淙,青溪锁住云千丈,叠键交关镇石龙。家人禁不住感叹:我们要天天生活在这里该多好啊! k@ V=O]  
兴致未尽,却不得不返回县城宾馆,刚坐到餐桌前又听到人们说这里的大米获得过巴拿马金奖,用这种米酿出的酒同样获得了巴拿马金奖,吃惯了北方面食的我也胃口大开,禁不住这样的诱惑,也争相要了一份米饭,来尽情享受着绿色食品的香甜。 5hL'Nd_,  
到了晚上你会奇迹地般地发现,在县城正中间的那条北回归线上,那一行行的电线上站满了小燕子,一年四季,它们只在这里歇息。尽管这城中不只有这儿有电线,可小燕子都不约而同地集中在这里过夜。多少年了,它们把这里当成了它们的家。也许是当地人习惯了,没有人感到惊讶,也没有人去惊扰它们的美梦,没有人问过它们为什么只在这里歇息,也没有人问过它们为什么不到别处去歇息,一切都是自然。虽然墨江的多数哈尼族人现在还不很富裕,但他们的所有传说中都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听听“双乳尖山的传说”,品品“小红鱼”“尼莎与尧姿”“金鸡”等故事,你就会觉得这里的人民虽然还不富足,但他们勤劳、勇敢,同样向往真正的爱情,反对邪恶;如果还有机会再听听“神秘花”、“伤心街”、“姐妹龙潭”、“九会街”的传说,你会发现这中无不倾注了哈尼人的喜怒哀乐和对爱山爱水的深情眷恋…… M+TRr :y  
临别墨江时,我们总觉得走得太匆忙,好像还有太多太多的疑问没有找到答案。也许留点遗撼是美好的吧,岁月走过了十多个黄金周,我们依然对墨江怀着眷恋。那里的清静优雅,风景独特,人文文化的丰富,让每一个探寻者都能感受到中国文化的博大与神秘。我不知道今生还没有机会再去,如果真有机会,我会去找回两个、那怕只是一个神秘的答案。 HFmqGdUGr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043) |  收藏